您的当前位置:奥门金沙网址 > 沈阳业余篮球大赛 >

抗日战争最后一战:湘西会战为日军敲响了丧钟

时间:2019-08-11

  中国空军以驻湘西、滇东、川东的芷江、陆良、梁山(今梁平)等地之第一、第二、第三大队各一部,联合美国空军频繁出动,仅第5大队即出动飞机940架次。同时,广泛袭击日军汉口、岳阳、湘乡、邵阳、衡阳、零陵等地空军基地、仓库及重要交通线,部分瘫痪了日军的运输补给。另外,有雄厚的后备兵团作为后盾,而日军是孤军深入,无后备兵力。故虽然日军来势凶猛、行动快速、分进合击,但因日军不顾前后之联络,冒险急进,而遭中国国民革命军守军各方面之打击。正如服部卓四郎所说的:“因敌军在优势的美国空军配合下,不断空运地面部队增援战场,顽强抵抗,我军损伤续增,总司令官终于5月9日下令停止进攻。”

  1945年1月29日,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召开“南京会议”,决定以第二十军为主力进攻湘西,夺取芷江。

  1945年4月27日开始,日军在坦克和近百门火炮的配合下从三面发起强攻,58师针锋相对。一连三天日军除了丢下大量的尸体以外,只突破了城外的简易二道防线。中国军队最后一道防线和武冈城墙都是极为坚固,日军炮火根本无法将其摧毁,同时58师防御火力极为顽强,日军伤亡很重。

  雪峰山战役得到了湖南各界在人力、物力上的全力支持,特别是获得了领导的抗日游击队的密切配合。1944年8月邵阳沦陷后,员尹如圭在邵阳县太一乡(今属邵东县)建立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在衡阳、湘乡、邵阳边境一带袭击日军,开展游击战争。如曾在黄龙大山的一次袭击中毙敌30余人,游击队也发展到300多人。武冈县平镇乡(今属洞口)员萧健所领导的抗日自卫队,在雪峰山战役中,多次配合军队对日军作战。1945年5月,萧健所率领的抗日自卫队参加王耀武部夹击三角坳日军主阵地,有力地协助了正规部队,共同毙敌1000余人。仅在溆浦县龙潭镇,就有龙潭农民自卫队、龙潭民众抗日队、中学生抗日志愿队等队伍相继涌现。

  日军的主攻方向是湘中和湘西南的雪峰山地区,湘北的桃江、安化只是由64师团和68师团一部协攻。日军的主攻方向又分三路,南路日军从桂北的全州(敌11军34师团)和湘南的东安(20军68师团关根支队即58旅团)出发,经新宁、武冈、绥宁攻洪江、安江,直指芷江。中路日军(20军主力116师团)从邵阳市周围的资江东岸出发,以湘黔公路为主经今隆回、洞口、安江或溆浦攻芷江。北路日军(11军混成86旅团和20军47师团131联队)从资江东岸出发,攻新化、溆浦或隆回北部直指芷江。

  70多年过去了,任凭时光远去,日军在湘西和湖南的滔天罪行都是无法抹去的!

  中日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是国军强日军弱,同时,由于美国以现代化武器援助中国,中国国民革命军此次战役的武器装备,无论是陆军火力还是空军火力均大大超过日军。这在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中是极为罕见的。特别是日军丧失制空权,战斗力因而减弱,不能攻破国军之重要据点,这是克敌制胜的关键。

  1945年5月1日日军集中所有可以使用的火力进攻武冈西门,数百特攻队员在炮火掩护下蜂拥前进。大部分队员在离城墙很远的地方就被击毙,少数靠近城墙引爆了炸药,强大的威力顿时把城墙炸出十多个洞。日军还没有来得及得意,守城的士兵和自发参战的老百姓投出数百个大沙袋,把十几个洞头全部堵死。关根看特攻不成,又命令部队以人海战强攻,一度曾经架起梯子爬上了城墙。而守军果断使用美制喷火器,随着四处喷射的火焰,木梯被烧断,同时守军用汤普森冲锋枪对城下日军猛烈扫射,日军成批成批倒下,双方激战一天,日军伤亡惨重仍然无法靠近武冈县城。

  1945年,当欧洲大陆已开始庆祝二战胜利的时候,中国依然遭受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践踏。为了保住本土和朝鲜,日本进行了空前的战争大动员,叫嚷“本土决战”。

  湘西会战尽管取得了胜利,但由于何应钦为了及时向六大献礼,要求前方将士“草草收兵”,满足于已取得的胜利,要阻敌的18军11师放开一个口子,放跑残敌。因为当时全世界都知道雪峰山会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各界庆祝、慰问热烈,何应钦考虑到,如果前线仍在激战,胜利之说就不好说,不如放跑敌人,在慰问团到来和六中全会召开之前迅速结束战斗。这样,胜利之中留下了遗憾,在殊死作战的战士心中留下了伤痕。

  巍巍潇湘,苒苒风华。1944年日军占领宝庆(即邵阳)后,中国军民就开始做防御准备。破坏湘黔公路,在广大雪峰山地区挖掘工事,驻防要点,并进行整体防御规划。对付日军的是抗日的英雄部队——王耀武的第四方面军,74军,18军,100军,73军,国军采用类似薛岳“天炉战”(长沙会战三次战胜日军)的战法,利用雪峰山优越的地形,前松后紧,节节抵抗,以空间换时间,不断消耗敌军,在抵抗中寻找敌军的主攻方向和弱点,调整兵力,最后消灭了敌军。

  湘西会战,日军所至,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罪行累累。据湖南省隆回、洞口、武冈、绥宁、溆浦五县不完全统计,湘西会战期间,日军枪杀无辜民众8563人,伤1175人;强奸妇女1850人;烧毁房屋14158栋;宰杀猪、牛119万头。

  此时中国守军一营也伤亡较重,向上级求援,王耀武命令武阳的44师一部立即增援。日军突遭44师袭击措手不及,由于44师的士兵冲击极为凶狠,日军一度认为中国数万人来增援,顿时大乱。此时武冈守军也全部出城夹攻,日军大败,各级军官不顾武士道精神扔下士兵逃跑,士兵也跟随逃亡。中国军队各部追击猛攻,日军殿后部队被打得滚的滚爬的爬,全军溃败到武阳外靠近绥宁一线。

  作战期间,中国空军以绝对优势兵力控制了战场上空,几使日军航空兵完全丧失活动能力,所以日军航空兵出动很少。整个作战期间,日军仅出动过7架飞机,进行了5次空袭,共投弹22枚。中国空军以第2、第3、第5大队及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支援作战,战斗机出动960架次,轰炸机出动171架次,共投掷炸弹29吨。但由于日军多在夜间行动,白昼尽量避开公路,由山区小道及浓密森林区间行动,所以效果颇受影响。惟在大黄沙地区围攻日军第108联队的战斗中发挥了最大的威力,歼灭日军炮兵甚众。

  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抗战胜利时的统计,杀伤日军28174人,俘军官17人、士兵230人;台湾当局1989年编印的《抗日战史》记为杀伤日军36358人,俘军官24人、士兵180人。日军第20军当时的统计:战死1017人,病死2181人,战伤1181人;生病:4月份5336人,5月份4657人,6月份14647人。还有大约1000人被国军围困后失望自杀,日军被全歼一个旅团还有四个联队,一个师团被重创。国军缴获迫击炮43门,榴弹炮13门,山炮5门,重机枪48挺,轻机枪240挺,掷弹筒260个,步枪无数,还得到了日军洋马1650匹。国军方面伤亡2万660人,其中阵亡7817人(军官823人),比日军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二还少。除此以外,国军还夺得日军军旗90多面,并且俘虏日军447人(军官42人)。

  连连受挫的日军在湖南集结重兵,欲孤注一掷,发起湘西会战,进攻重庆、成都、昆明等地,妄图早日结束战事,却千万没有想到湘西会战为日军侵华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当时芷江还是中国空军基地和中美混合飞行第5团所在地。这个基地拥有当时最先进的P—51“野马式”战斗机,还有B—24、B—25轰炸机和C—43、C—47运输机。

  武冈之战,中国军队一营兵力与拥有坦克重炮的十倍之敌血战七天七夜力保千年古城武冈不失,真是抗战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侵华日军此战目的是争夺芷江空军基地,故又称“芷江作战”。战争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余公里。在王耀武指挥下,湘西会战取得了雪峰山大捷,歼敌3万余人。湘西会战最后一仗主战场为怀化市溆浦县的龙潭镇、温水乡和邵阳市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

  湘西会战,日军第20军在整个战略态势已处于被动的形势下,以冒险的进攻开始,以狼狈的溃逃告终。日军自湘西反扑被扼制后,从此再未敢在其他地区进行冒险,日军尚未撤下战场,冈村即于1945年5月初开始撤退侵入广西的军队,接着又从广州和湘西撤兵。日军在雪峰山麓遭到惨败后,整个中国战场都陷入混乱溃逃的狼狈境地。

  湘西地形对中国有利,对日军不利。其境内雪峰山、武陵山南北纵列,山脉相连,高峻陡峭,难以逾越,“愈向西进,山势愈险愈高,正是孙武所说的‘死地’”,资、沅、澧诸水交错东流,水深谷险,道路狭窄,汽车牵引的重炮不易运转,只能以轻武器从平川往高处仰攻。中国守军则居高临下,从山麓到山顶利用险峻地形,构筑层层阵地。山下系水田,日军很少有可利用的地形,只能沿公路大道徐徐前进,公路两侧有我伏兵层层阻击,给敌以重创。

  湘西会战中,中国军事当局采用“攻势防御”战略。会战初期实行防中有攻,攻防结合的战术,意在消灭敌之有生力量,阻敌于雪峰山东麓,使之陷于雪峰山纵深地带,然后相机进行决战,全歼日军。整个战役分南部、中部和北部三个战场。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奥门金沙网址